返回第619章 立国储太子正位(结局上)  大唐第一杠精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  申时初刻,甘露殿。

  “五郎,他……真的……”

  龙床幔帐之内,一夜间忽如苍老了十几岁的老李斜靠在软垫之上,浑浊的双眼平视前方,瞧的却非跪坐床边的老三,而是无神的望着虚空。

  何为孤家寡人,他今日算是深切感受到了。

  殿内有些安静,紧闭的窗棂与遮挡的幔帐使得内间格外昏暗,外间有烛光自隔门透过,在地面拉出长长的影子,使得内里的气氛略有阴森。

  讲道理,在这种环境里养病,好的快才有鬼呢。

  李大德自问不是个喜欢撒谎之人,所以闻言并未搭话,而是低下头去,沉声道:“孩儿无能!未将稚诠安全带回,请父皇治罪!”

  这话……一点儿毛病没有。

  说着,他还伸手入怀掏出一沓宣纸来,双手递过,低声道:“老五……稚诠他,昨夜见面之时,曾言此番乃是受人挑拨,他绝无背弃父皇之意。这些是他亲手所书,内里详实记录了……”

  “你都瞧过了?”

  老李没有动作,既没接那份“遗书”,也没看过来。

  李大德的话被打断,心道废话的同时,便默默点头,应声道:“是!从头到尾,儿子全部都看过!”

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又是一句看似没头没尾的问题,同样的语气,但后者却好似在其中听出了些许不同。

  “此事并非孩儿之责!”

  顿了顿,李大德犹豫之余,便把昨夜想了半宿的答案说出:“我想交给大哥!关内道的世家与朝臣,我其实不太熟。这其中许有无故被牵连者,或有于国有用之人,不可一概而论。届时如何甄别,想来大哥心中是有数的。”

  李建成有没有数,这是个仁者见仁的问题。但就其以往的做派而言,真拿到了这份“罪证”,大事化小的可能性反而很大。

  说白了,这份手书与其说是罪证,莫不如说是一柄悬在关内道各世家头顶的刀。有了它,就等于是捏住了众多世家的把柄,进而掌握主动。

  这样的东西,是有些烫手的。

  随着话音渐落,殿内忽然陷入一片死寂,老李刚刚还似破风箱般响个不停的肺子这会儿都消停了。而后大约过了数息,后者动了。

  扭头直勾勾的看向自己的亲儿子,老李微微皱眉,忽然道:“这是你的真心话?”

  “废话!”

  某杠精脱口而出,而后察觉到语气不对,又急忙拱手,沉声道:“禀父皇,这确是儿臣的心里话!此事交给大哥,既是给那些人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,避免政局动荡,同时也为将来册封太子做铺垫。有了他们的支持,大哥将来监国也更稳妥。若交由他人,一则名不正,言不顺。二则……”

  “怎么?你不反对你大哥做太子了?”

  “我去……”

  李大德忽而抬头,看着他爸爸眨了眨眼,进而叫屈道:“父皇明鉴!孩儿何时反对过大哥做太子了?您说这话可要凭良心……”

  “咳,咳咳……”

  某皇帝忽然一阵咳嗽,到嘴边的话也莫名又咽了回去。

  彼时某杠精只觉一阵夹杂着“龙涎”的口气扑面而来,嫌弃之余,便屏住呼吸起身,一边不动声色的躲开他爸爸的“传染源”,一边做孝顺状的帮忙抚背顺气,同时高声喊人。

  “咳,无妨!朕只是一时气虚罢了!”

  待狠狠喘了几下,把咳到嘴里那一滩不可描述之物吐到张半月捧进来的“镀金龙纹镶蓝宝石痰盂”中,老李便摆了摆手,耷拉着眼皮道:“去将他们都叫进来罢!”

  “喏!”

  前者没敢抬头,只是把那痰盂宝贝一般的护在怀里,躬身退出。过不多时,李建成、李世民并李元吉三人便联袂走进。

请各位网友牢记本站最新域名m.77z5.com
老域名即将关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相关阅读 更多
推荐阅读 更多